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戒了烟,却攥紧了更多的爱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6-18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五年了,又在这儿见到他,时光仿佛停滞了一般。他没变什么样,依旧烟瘾特别大,一支接一支,手指熏得焦黄,直浸入骨肉里,一张口,黄黑的门牙里扇出一股浓浓的烟味,像被人牵扯着,向对方的脸上扑,鼻孔里钻。

头上依旧顶着一朵灰白的布帽,顶得极为潦草,帽沿昂着插向天际,永远偏向左侧,他的脸看起来老是向右歪着。他患过小儿麻痹症,落下了残疾,一只脚总是颠着走,起起伏伏之间,脑壳跟着一摇一晃,那仰着的帽子让人很担心,只怕一不留神便落下。

他大样没变,布满皱褶的脸依然经常被笑容挤得极不平坦,但气色正了许多,声音也大模大样,带着洪钟的余音。

家里没啥搞头,还是出来挣几个利索钱。

他递给我一支烟,送给我一大团烟雾,将我笼罩住,他也变得模糊了些,好像退回到五年前。

他叫小幺,在家里排行老五,是真正的幺儿。我认识他时,可不是黄嘴幺儿,已经三十好几了,因有些残疾,一直单着。

他父母早己故去,哥嫂盖起楼房分开另过,他一人守着上人留下的一点祖业,像只老鼠窝在里面,一顿吃饱,三餐不饿。

农村生产,犁田耙地,插秧割麦,他样样精熟。可一年到头,起早摸黑,春耕夏抢,秋收冬播,除了弄几口米饭,吸几碗面汤,将肚子撑得鼓涨,他的手头实在省不下几张闲钱。

他人粗糙,心却细腻,肯动小手,喜欢琢磨,一个大男人,凭着自己的感觉,烧得一手好饭菜。

那一年,他随着我们工程队出来,负责给大伙烧饭,倒也算是物尽其用,人尽其材。

他饭菜自然烧得极好,而且总是变着花样,让人吃不厌,灶台上总是擦了又擦,那一块铁皮一年四季像一面镜子,晃荡出清晰的人影。楼上楼下的房间,他每天里里外外清扫两遍,谁走得匆忙,被褥随便一掀,他也会细细整理,连床单上的沙子都不放过。

有的年轻人不想动,有时间也不愿洗衣服。临到出工时喊一声,小幺,床上有两套衣服帮我洗一下,赶紧的,明天没衣服换了,先用你的洗衣粉凑合着。

小幺一边嘴角叼着烟,一边从喉咙深处拖出一身长长的嗯。

整幢房子弥漫着一股烟味,从各处缝隙向外逸去,散发着淡淡的人气。

大伙在工地上摸爬滚打,经常披着一身灰尘和疲乏回家,小幺总是备好热水和开水,让大家吃好喝好睡好。人舒服了难免思家,饭后睡前,不少人会给爱人打打电话,难免打情骂俏一番。小幺在旁边听着,总会大声插上一句,嫂子,XX好想你呢,正在床头滚得欢,睡不着呀。

我们也会附和或嘱咐一句,嫂子,在家里留点心,替小幺物色一个,他憋得慌。小幺的脸立马像上了红漆一样,忙不迭地掏出烟,给大伙一人散上一支,还小心地点上火。

他自己猛抽了一口烟,吐出脸盆那么大一块,向上升腾着。他在烟里,眼神明亮,眨动着一瓣一瓣的向往。

他很爱小孩,每逢寒暑假,有家属带小孩来,不管谁家的小孩,没两天便与他打得火热,甚至有不认自己爹娘的架势。

为大人,为小孩,他贴进去不少钱。我们过意不去,逢到年终岁尾,总想给他一些,免得亏了他,他死活不要。后来,大家不再给钱,经常买些烟给他,他几次与人争红了脸,最后不得不接下。

他没有别的爱好,只爱抽烟。他的烟放在明处,谁若一时没有,不用他说,可随便拿。

大多时候,他一个人呆在家里,孤独在烟雾中,拧紧眉头,不知不觉睡去。

我们有时会跟他开玩笑,让他去云南或者越南买一个,钱不够,我们替他凑。虽说是玩笑,但说着说着,大伙都乐了,他也像媳妇马上就要进家门一样,乐得忘乎所以。

但还别说,那年秋天,家里还真给他说上了。那是一个寡妇,带着一个女儿,他们一见面,凭着憨厚,老实,能干,女方一口答应了。

虽然我们百般不舍,但那是他人生的大事,我们谁也不能耽误。小幺回去了,成家了,一家三口开始和和美美地过日子。

听说他在家里种菊花,栽油茶,养猪,吃了不少苦。他的野心很大,准备供女儿上大学,准备盖小洋楼,准备买辆三轮车以后带外孙,老伴去城里玩。

这次,他又出来了,没变什么样,真没变什么样,但气色好多了,也许是爱情的滋润,家庭和睦吧。

他扔掉一颗烟屁股,又摸出两支,丢一支我。呼啦一声,火苗吻着了烟,烟气弯弯曲曲,盘旋成一张网,他像一条甘愿被网住的鱼,在里面快活着。

帽子笔挺挺,斜压在眉毛之上,充满着力量。

这次出来,好好干两年,女儿上大学了,要不少钱呢。油茶,板栗长势很好,快可以变钱了,以后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。

烟慢慢散了,小幺的脸清晰起来,被笑容挤着,灿烂了。

他又猛地吐出两个烟圈,掏出剩下的半包烟塞给我。

兄弟,我要戒烟了,你可要监督。以后只要看见我抽烟,你随便怎么骂,怎么打,不要留情面,不要管我这张老脸。钱要省着,用到刀刃上,丫头读书不错,会有出息的。

末了,小幺将嘴凑到我耳边,嘿嘿笑着,老婆子说了,要注意身体,幸福的日子要珍惜,还要过很久呢。

走啦,干活去。

小幺站起身,一颠一颠地走起来,有些踉跄,但很稳健,路很平很直,一直向前伸展。

浓浓的烟味从我耳旁,眼前一点点散开,淡下去,空气一点点明亮起来,氤氲出一丝清甜,顺着背影荡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