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我的祖父在世时善于中医之道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16
我的祖父在世时善于中医之道,家前屋后都是老人家精心侍弄的中药材,还养了俗名叫地鳖的一种昆虫,此虫名号不雅,其貌不扬,深受不谙医道的母亲和儿时的我的嫌弃,后来祖父故世,由于,没有精心照料,慢慢的那些中药材和地鳖虫就毁坏了。去年的一个日子,在母亲家吃饭,很惊奇的发现了两只不知道从那爬出来的地鳖虫。顿时,心里涌出无限感动,三十多年过去了,老式的厨房己经翻新几次,不知道这小小虫子是如何蕃衍生长的。
     道家哲学说,万物包括人类不断蕃衍生长永不停止。我想,此中还包括一些思想和习性的延续。我们盐城人大都是历史上几次迁徙过程中的移民,在这曾是荒无人烟的土地上生长繁延,历经沧海桑田仍脉承祖籍的风俗和习性,常常的好奇从南通迁移而来的被称作“海门人”的风俗,虽然数百年来渐渐的融合各种乡风,但他们至今还传承着祖籍的饮食口味和方言土语。走在盐城的街巷乡里,常常的会听到老人们拉家常时提到祖籍何处,几乎都听到称自己祖籍是苏州阊门的。“阊门”这个词我也不陌生,从我还不知道这个词是是如何写时,就听父亲给我讲我张氏家族的先祖是如何在民朝被遣散至盐城的。说是“洪武赶散”的事件中,因先祖张士诚的缘故,张氏后人历经颠沛流离,饱食风霜。又讲张氏家族如何在这片土地上顽强的生存下来,繁衍生长,脉脉相承,生生不息。我还没去过苏州,一直的想去看看苏州的阊门,准确的说是“回”苏州看看,触摸那缠着千年风华的古城门上的垂垂藤葛,抚摩那“阊门码头”上先祖血泪交织的万千离愁。
     去年清明节!弟弟为满足七旬父亲的愿望,开车带父母家人一起去青岛看望舅祖母并给舅祖父扫墓,我舅祖父一生戎马,当年是陈毅身边的警卫员,后衔及大校,位及青岛鳌山卫的首任军事长官,生前念念不忘的是自己的故乡,病危期间一直叮嘱家人一切按故乡习俗安排他的后事。绿树环绕的青山,长埋我们的亲人,墓碑上没有赫赫功名的题绪,简单得只有舅祖父的生卒年月,那天,身体并不是太强健的父亲吃力的拾级而上,虔诚的跑拜他的舅父,那一刻我被那融在骨血里的脉脉亲情感动落泪。在青岛逗留的几天,我们没有好好的领略这个海边城市的风光,更多的是和亲人叙话这么多年的离愁,亲情永远没有距离,亲情不论相隔几多年都息息相通。那次青岛之行,我们拉近了骨肉相连的亲情,让我们亲人之间的乡愁得以慰藉。
     今年的6月23号,我们盐城的阜宁、射阳遭遇百年罕见的龙卷风的肆虐,天灾人祸,导致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社会各界康慨支援,我相信,经过时间的洗礼,八方的关爱和灾区人民的坚强面对的决心,一定会重建家园,再显勃勃生机!
      万千世界,千姿百态,轮回循环,万物生灵,负阴抱阳,生生不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