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宁愿重新回到农田间,亦或是就在街边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10
我喜欢上班,只是不喜欢干活。为了生活迫于无奈,不想加班,脚步还得往厂里迈。喝着稀饭,吃着泡菜。活在跨世纪的年代,印的棉单传遍海内外,有点神气,有点豪迈!穿着青一色的工作服,耳朵里常常塞着耳麦,手机不离身的放在口袋,一上班就唧唧歪歪。管他生在娘嘛年代?上司来了装勤快,回头全都骂变态。唧唧复唧唧,噪音高过卡买提,蚊子叮成丘陵不希奇,也不知道空气质量有没有问题,每每深呼吸得注意:吸入整只蚊子当成是肯德基。汗水数不清的滑过脸,时间慢的想闭上疲倦的眼。挤出点笑容也是想掩饰疲惫不堪。哈欠接连不断,可否撑到黎明前的金鸡报晓天?窗外的月亮像烧饼那么圆,那痴痴的后奕不知是不是在偷偷的看嫦娥有没有在洗澡间?咦!我们的上司干嘛去了?貌似今夜没来加班。喝水的时候忘记吃药,想坏车的时候记得祷告,傻冒的机修工躲在空调间里偷偷睡觉,嘴角流着口水,脸上还露着憨憨的笑,不知是否梦见哪个美女在被流氓骚扰?来个英雄救美赢得美人入抱,下班的时候多多玩闹,上班的时间学会睡觉,谁不偷懒谁笨蛋,得过且过不空叹,做人更要赛神仙。半夜的时光浑浑噩噩,疲惫的身影穿梭在大篷车和缝纫机之间,用双手编织着纯洁的梦,拿青春跟生活做赌注,希望赢得辉煌的明天!辉煌的明天别再受人吆四呵三,宁愿重新回到农田间,亦或是就在街边,摆个小摊,卖点洋袜卖点牙签,卖点内衣裤卖点发簪……管他赚多赚少,反正只为一日三餐,呵呵!大小也算是个老板。哎哟哟!还没入睡又开始做梦了!

年少时,总认为自己是父母手里牵着的风筝。总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,什么事自己都能做,人小心大的想要过自己的生活。总是嫌父母这要管,那要问。也总是想方设法的要摆脱父母手里牵着我们的线。根本就不懂得那是父母无私的爱。总是憧憬自己如果努力就会有一个如何如何美好的未来。要分开家开始过属于自己的生活。从来就不去理会体量父母的感受。母亲苦涩的眼泪也没能动摇我坚决而又幼稚的决定。慢慢的,父母开始学会放手除了默默的支持就是尽全力的帮助。我们也开始规划自己的生活,种叶烟,种川芎,种大棚蔬菜。老公长日班,能帮忙做的时间有限。所有的活自然落在我的肩上。父母没有半点怨言的帮着我做,中午,妈妈烧好饭,心疼我每天吃早上留下的稀饭,一而再三的叫我吃,我却固执不去。妈妈无奈,后来同样的饭菜分别在两个橱房烧两份,我还天真的认为那是自己有骨气,从来就不去想,妈妈同样的饭菜在大热天烧着柴火在两个橱房里奔波的辛劳。日子周而复始的流逝,随后老公下岗,打拼几年未果的我们商量:决定放弃居家生活,选择了离开父母,离开家园。鼓起勇气走出了偏僻的农村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否很精采。也梦想着,在繁华的都市有我们的立身之地,可以淘到我们想要的那一桶金。我激情高昂的踏上了离开家乡的列车,当列车缓缓行驶在离乡的道上的时候,我才发觉我的胆小与脆弱。列车越行越远,家乡的一草一木也在我模糊的眼里渐渐消失。心也跟着孤独了起来,思念马上就遍布了全身……刚到陌生的城市,万般的不适应。那时才真正体会人们常说的,“在家千日好,出门万事难的含意”。幸好,还有做小生意的两姐姐陪在身边,至少减少了在异乡的孤独感。每天,除了上班,就是帮姐姐打下手,跑跑腿骑着三轮车去煤厂帮她们拉煤球,亦或是去“食品城”批些她们所要的必用品回来。日子过得还算充实。静下来的时候,就是自己思绪万千的时间。除了偶尔和在上海打工的老公联系,就是牵肠挂肚的想着父母、儿子,心也就会跟着灰冷了下来。夜里,仰望异乡的天空,才发觉,这里的天空除了一轮月牙,就是灰蒙蒙的天,好像没有一颗璀璨的星星。而家乡的天空是,蓝蓝的高高的,灿烂的群星皎洁的明月……慢慢的习惯了江南不冷不淡的生活。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依然会想着家乡的亲人。留恋在家里热情奔放生活态度……一年后,老公放弃了上海的工作回到江南,二姐帮把儿子从老家接了出来,在江南就读。从此,三口似乎“安心”的过着这种漂泊的生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适应并习惯这种生活方式,尽管漂泊充满无奈,还是不愿意去改变些什么。当情绪低落或者厌倦的时候,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,为什么要过这种漂泊的生活,难到外面的饭比家里的饭香吗?难到外面的床比家里的床躺着舒适吗?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答案。许多时候,真的很想回去,也想结束这种漂泊的生活。一个简单的问题又困扰着自己:回去又能做什么呢?一次又一次的不能说服自己,就算在外面苦也心甘。自己都感觉很奇怪,流浪的心明明想安定,却总不能为自己找个借口安定下来。也许是年龄越大越懦弱,没有勇气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也许就是习惯了这种漂泊的生活模式,宁愿让自己无奈的漂泊,无奈的生活!只是现在许多时候,很希望自己是一只风筝,因为风筝的另一端系着:我牵挂,也爱我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