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车练了快一个星期了练车记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06
少年时,早起上学是痛苦指数第一的事情,尤其是冬日里。父亲好脾气,有一次姐弟三人赖在床上不起,父亲便指着地上爬过的潮虫说:起来吧!孩子们,小轿车来接你们上学了。
 
我天生不具有前瞻性,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可以驾驶小轿车。忘记了是何种机缘去驾校学车,反正稀里糊涂的就把驾照拿到手。掐指一算,我距离领证已经十五年过去了。
 
记得刚领证回来着实兴奋些日子呢!偶尔心血来潮拿了车钥匙就走,我是前脚刚走,婆婆马上打电话给妈妈告状说:她开车走了。
 
我的车技不咋地,好在那时候路上车不多。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雪天也拦不住我。那天一路驾驶着接了老姐绝尘而去。停车时傻眼了,屡次三番也停不到车位里。没关系,咱脸皮厚,嘴还甜。
 
对,就求旁边车里的男司机,小声音甜度达到十度,一声大哥便可立马搞掂。停车场出来,再次傻眼,一大雪堆挡在车前,任我是左躲右闪,就是摆脱不了它的纠缠。
 
小样儿,整不了你,我推着你走。终于,雪堆在我的淫威下化成一条白色印迹。车上的老姐笑到喷,敢情屎壳螂的招数你都拿来活学活用。
 
彼时,婆婆和妈都不支持我开车,我三分钟热情的劲儿也很快凉下来。反正出门有车坐,索性不再想开车的事了。
 
再次想开车是女儿上初中,某工作越发地忙起来,于是我生日前一天,某选了一汽的奔腾轿车做我的生日礼物。第二天拿了钱提车时,小区楼后幼师学校的一名女教师撞死了一位清洁女工。我被吓到了,索性车也不提了,不要再和我提开车的事啊!谁提和谁急。
 
再后来,女儿离家求学,我冬季里去三亚,再也不需要早起为女儿做早饭了,而我亦没有那么多觉了。三亚的家里没有潮虫,我却迫切地想要一台小轿车了。
 
没有了某时时刻刻在身边,意味着我没有车坐了。其实坐公交咱不怕,可以更多地接触当地人的生活。只是去大海游泳比较麻烦,三亚的海边冲淡的地方很少,我又是喜欢四处乱窜的人,顶着粘粘的盐花子坐公交总不是一件舒服的事。
 
也只快过年时,某和车才一个天上(飞机)一个地上(邮寄)来到三亚。有车的日子真是开心,车改变人的生活,一点不假。我切身感受是车宛若是给一只胖鹅插上鹰的翅膀,从此胖鹅便可以自由地飞翔。
 
终于,开车成了我日思夜想的事了。这会儿婆婆她老人家已去了天堂了,妈妈也改变之前的想法支持我开车了。
 
美中不足的是陪我练车的公司的司机是茶壶里煮饺子,心里有说不出来,这可难坏了我这女老新手司机了。远程、近程求救,看新手驾车视频,路过驾校也痴痴地不肯走,傻兮兮地观望。
 
坡路起车、倒库、过S弯、过转盘......经过一系列的学习,待我甩开司机手握方向盘驾驶在视野里无人的四环路上,看路边闪过的树木街灯,心里洋溢着的那份得意,宛若自己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一样。
 
当然里,我的得意仅限在四环路上,那日里乘胜追击驾驶在回家的路上,不知何时,大车小车一窝蜂地围在我车边,我不争气的把方向盘都抓湿了。还好,在副驾驶司机的辅助下总算顺利通过。
 
待一辆救护车从我车边飞驰而过时,副驾驶上的司机说,还好伤者很快就会到医院了。“伤者?哪来的伤者。”我诧异。“刚才出车祸了,你没看到?”我到底是太过紧张了,居然完全没有看到。
 
车练了快一个星期了,依然会紧张到“画龙”。一把年纪的人被陪练喊,“你干嘛总转方向盘啊!”我明明没转啊!
 
练车练到伤自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