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在小区门口,看到一位老人卖马齿苋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05
前几日,在小区门口,看到一位老人卖马齿苋。老人带着大斗笠,鞋子上粘着烂泥,看样子是刚从田间出来。马齿苋用狼尾草扎成一把把,带着有泥巴的根,叮着露水,鲜嫩朴美。好多人围着,挑来挑去,嫌有泥,有根。我心底窃喜,我倒喜欢有根有泥巴的菜,原汁原味。我把剩下的几把不管多少钱全包了。
马齿苋看似很寻常的野菜,亦是很古老的植物,其实资历深厚,功效非凡。
《西游记》里樵子奉献给八戒的,野菜晏里有一道“浮薯与齿苋”。还有诗圣杜甫亦爱食马齿苋,曰:“苦苣针如刺,马齿叶亦繁。青青佳蔬色,埋没在中国。”
马齿苋,故乡夏天随处可见,有不少别名,其中有一个很野的名字叫“晒不死”。
传说远古时天上有九个太阳,烤的地球快着火了。人类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,后羿射日。有一个太阳躲在马齿苋叶子下,躲过后羿追杀,得以生存。为了报恩,太阳不晒马齿苋。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而已。不是太阳不晒它,因马齿苋是肉质植物,枝叶含有丰富的水份,不容易被太阳晒蔫。但老家苏北那一带称之马菜。
小时,调皮的孩子惹马蜂窝,被蜂蛰了,大人总会一边做着活计,一边冲着疼得龇牙咧嘴的孩子叫:“快去园子里找马菜汁揉揉。”
有时我拉肚子,母亲就炒马菜给我吃,吃后就见效。排泄不通畅时,母亲也给我吃马菜,也很见效。马菜又能止泻又能滑肠,自相矛盾似的,让我很费解,这不要紧,它依然抱着救世苍生的慈悲心,在村子里不声不响的生长。
马齿苋,它的叶娇小,肉质略肥;花黄色,极小,不凑近看,几乎看不见;茎,圆锥形,是性感的紫红色。一幅玲珑温和的样子,讨人喜欢。因此母亲除草时,对她很温柔,小心的把它身边的草薅掉,留着它在菜地里长。偶尔随意拔几棵,洗净,开水烫了,和了油盐酱醋蒜。食之,爽滑脆嫩,香味浓郁,携着一丝地道的酸味儿,好开胃呀。
虽然马齿苋多如平民,遍布大江南北,于田野缺失的江南,很少见。自从到了江南,从没有见到过马齿苋,差点把这植物忘记了。
去年的夏天,傍晚。二妹约我去江边捉毛蟹。早早的就到二妹家等天黑去抓蟹。一不小心,看到门口水泥地裂缝里冒出一棵马齿苋。即使是立足于狭小坚硬的水泥地缝,它还是不卑不亢,凌然而生。我像看到故乡亲人一般激动,很想和它对目凝视,坐下来唠嗑叙旧。多少年不见,它还是老样子,温和谦逊,少言寡语,身怀绝技又深藏不露。
它倚着斜斜的夕阳光,很文静的看我,早就彼此熟悉的感觉。我想寻到更多的马齿苋,顺着这条水泥缝,向前找,一直到尽头的菜园子。吃惊了,看大片的马齿苋,在酷热的夕阳里,悄悄闭合细小的黄花了,开始休息状。真是会生活的植物呀,懂得睡眠好,什么都好了。
我随便拔了一抱,像得了宝。今晚得把这些新鲜的马齿苋处理好的,没去江边抓毛蟹。
于是回家灯下挑挑洗洗,斩斩剁剁做马菜盒,留做早餐。
二妹抓毛蟹回来,晒一大桶张牙舞爪的毛蟹,很喜人。并问我没去逮蟹后悔了吧。而我晒热乎喷香的马菜盒,晒水焊过的清香马菜干,自有烟火中透出一份妥帖的野味。看着就有纯香,泊唇。
我把焊过水的,送给同事。同事是安徽远嫁江南的女子,和我一样离不开老家饮食风味。这时她的母亲正好在她家,亲自为她做了老家口味的马菜盒。同事眉飞色舞的说,两个孩子狼吞虎咽,第一次吃了这么好吃的菜盒子。我听了,心里很舒服,有好东西与别人一起享用,真的幸福。
而她的母亲回到老家,大热天,每天下田拔马菜,做梅干菜。秋天时,同事收到她母亲邮寄过来的一大包干马齿苋,在电话里交代同事别忘记给我点。同事说到这里,眼圈红了,有妈妈真好,什么都做的想的很周全,可她已经风烛残年……
还有,那天同学丽晒采马齿苋的图片,我心一热,留言说这里罕见的野菜。于是,今天就收到了她邮寄过来的一大包干马齿苋。是她亲自一棵棵拔回家,择捡、水焊、晒干。我知道这好几斤的干马齿苋,需要很多倍鲜马齿苋晒出来。她得用多少功夫啊,太舍得了。
打开邮包,满目黑,触得人心一紧,怎么老成这样啊。接着一股纯香扑鼻,再看,这细叶、红茎,依旧玲珑细致,散发出中草药的气质来。即使包装好了放在房间里,满屋都是香气。
 
迫不及待的取出一些,用温水浸泡。蒸了一盆马齿苋红烧肉。油光紫润的马齿苋红烧肉上桌,平时爱吃肉的儿子,今天只挑马齿苋吃。并第一次与我说起小时候,他记得幼时,我出来打工,把他丢给他外公,在外公家经常吃外公烧的马齿苋炖肉。那时他不吃马齿苋。外公哄他吃了给买书包,他就吃了,不好吃也吃了。外公真给他买了一个背包,同学都挎着用布缝的书包,只有他背着很洋气的背包。所以他认不得荠菜,能认得马齿苋的。
这么多的马齿苋,一来二去分给亲朋好友,自己就蒸了一次红烧肉而已。但无形之中有种好心情,乐意与我一起分享野菜的人,就像喜欢同一首小诗,生出了情和诗意来。
如今,江南田野在减少,在消失,生命力极强的马齿苋越来越少了。
再去马齿苋生长的村子,村子已经拆迁,成了施工重地。不知道有鸟儿叼几粒马齿苋的种子飞到别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