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雾里看花说导游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25
报团参加了5月7至16日的俄罗斯之游,免不了和导游打交道。这次我是尽力和导游套近乎的,将我带的唯一一本我写的书送给了莫斯科的孙导游,还近于谄媚地给邹领队写了表扬信,总体上对导游的感觉似乎还过得去。我想此行就这样结束对导游的印象和观感,但17日凌晨近1点解散离开机场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小事,引得我不得不费起心思来写这篇可能不讨某些人喜欢的文字。
          离开莫斯科的前一天,邹导游要我给她写封表扬信。被开口讨要表扬信,我并不感觉舒服,但想到一路上她也的确做了许多事,我尽力写了整页纸不无夸张地表扬了她。邹领队看了很是满意,连说谢谢。我问她回乌鲁木齐机场进市区能否带我们一下,她问了我们行李的大小后说没问题。到乌鲁木齐机场后,提了行李的同团人一个个离开了机场,期间,我妻子想问一团友是否方便带下我们,被我挡住了;我想一事不烦二主,邹领队已经答应了,怎么好又麻烦第二人呢?邹领队带我们见到她老公了,问她老公能不能带我们,她老公干脆说不能,说行李箱是满的,说邹没讲要带人。万万想不到被孙导称为最优秀的邹领队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人。可是想想邹领队的职业,他们平时的所作所为,我不得不说,这样一般人做不出来的事,对邹领队来说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         导游,经常被人称作黑导游,这是不无道理的。黑,云雾迷蒙的,从旅行社就开始了。比如,我们交的钱是多是少?多,多多少,少,少多少?机票多少钱,车票多少钱,住宿多少钱,包车多少钱?一概不知。小费1人交560元,38游客是21280元,各给了谁,给多少?不给你说。一切都见不得阳光,一切都暗箱操作。导游的表演就更是巧舌如簧花样百出腾云驾雾的,明明是带你去黑店,不说,说带你上厕所,说参观地矿局,说有人想买什么宝贝带你们去买,说是国营店质量好不讲价。为什么说是黑店呢?因为它是专为中国游客开的,专宰中国客的,所卖物品价格都是离奇的高的。我们都知道导游是从游客的购买量中提成的,提多少我们不得而知,但那绝对不是个小数目。君不见,游客在指定的店不买或少买时导游脸色阴沉说话有气无力,而买的多时导游眉飞色舞满脸笑开了花?
          现在是不强制购物了,因为那样违法,因为那样游客反感反抗,捞钱效果不佳。于是,坑还是那个坑,但通往坑的道路铺满了鲜花,让你一路愉悦;坑里的物品还是天价,但你喝了迷魂汤后甘愿被宰,血流着并快乐着。导游的高学历或丰富的知识,变成了痛宰同胞的砧板和利器,如此,我真的不知道是应该感到快乐还是悲哀。
         看马戏,乘游艇,游叶宫,动辄500或600人民币,自费项目有那么贵吗?中国的景点消费高,珠江游不过50元;俄罗斯的经济不景气,坐下游艇500元,你相信吗?导游的抽利空间有多大?不是个巨大的黑洞吗?
          导游的黑当然不完全是导游个人的问题,但导游浸染在这样黑暗扭曲的小社会和人文环境中,说谎成为了家常便饭,品质和灵魂不能不受到污染,人格不可能不猥琐扭曲。我不得不说,他们往往赚的是昧心钱,毁掉的是自己的良心和人性。
         没让我搭上车,邹导在我身后连说对不起。我没有回头。成天说对不起的人,那对不起三个字也太过于轻飘和敷衍了事了。我倒想说,苦海无边回头是岸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。不知道,邹领队和诸位导游可能听到心里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