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!

已阅读

握着那个鸽子蛋一样大的玻璃娃娃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7-17

周周醒来的时候手里还握着那个鸽子蛋一样大的玻璃娃娃,透明带点儿淡淡的黄色,圆圆的脸小小的鼻子无不彰显着精致,这个玻璃娃娃的主人叫邹岩。

      邹岩是张中有名的帅哥,有着自带阳光的脸庞,瘦高瘦高的身形,平常只穿校服以外的运动装,平时空闲时间喜欢去健身房,没有什么拉帮结派的好友,看起来有点冷,事实上也有点冷,学习成绩突出,但是并不锋芒毕露,平时和同学老师走的也不近。

      周周是高三第二学期后期转学到张中的,因为周周的户籍在这里。

    “那个位置的同学跟你一样,昨天走的,你就坐那里吧!”班主任指了指靠窗户倒数第二排里面的位置。

      “好的,老师!”周周从靠窗户的过道走到自己的位置上,早读课还没有下,她取出课本温习单词。

      “你好,我叫周周!”下课后周周认真的跟旁边的同学打招呼。

      “嗯。”邹岩看着自己的卷子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。这是周周和邹岩的第一次对话。

      邹岩并不知道周周跟自己打招呼需要一定的勇气。因为周周并不是自来熟的人,甚至有些内向,可毕竟自己是新来的,总得跟新同桌打声招呼,自从父母离婚后,周周就过的小心翼翼的。

      对于邹岩的反应,周周并没有意外也没有什么想法,因为她只是想做好自己,对别人没有什么期待,也不敢有期待。周周是后来从老师和同学那里知道自己的同桌叫邹岩的。

      在一个晚修课间,前排的姑娘左手拿着卷子右手拿着笔指着一个题,喊了一声“周周”后就期待的看着周周。周周礼貌性的笑了一下,审题然后讲给前排的姑娘,姑娘顺手拿过笔袋取出橡皮擦去自己之前的思路分析。讲完后周周看见了姑娘笔袋上的挂件,一个玻璃娃娃,“真好看!”

      “嗯,这是我妈妈买饰品的时候送的赠品,我觉得挺好看,就挂在笔袋上!”相互微笑之后又开始各自复习。高三的日子,就是这样,除了复习还是复习,日子一直这样过着直到高考。

      周周是在考完最后一堂的校门口见到邹岩的。

      “周周,这个给你!”邹岩说着便拉过邹岩的手,把玻璃娃娃放在她的手上了。明明是霸道的举动,可爽朗又坚定的语气,又仿佛彼此相识了好多年,自然的容不得拒绝。

      “啊?你……这是什么?”话还没说完,邹岩已经走了。

      “周周,再见!”邹岩走了几步后,又转身回头跟周周告别。

      周周一路上看着手里的玻璃娃娃,回想着最后这一个多月里跟邹岩的相处模式。就像所有普通同学一样,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,但是邹岩习惯把自己做好的复习卷子放在课桌中间的地方,恰好是周周苦想了好久也不得解的类型,周周也是一点就通的人,看一眼便明了思路。其实周周都知道,邹岩注意到了自己冥思苦想的样子,顺手解了题,顺手放在了显眼的位置,然后去洗手间的。可是周周真的不知道,邹岩在听到她夸赞那个玻璃娃娃的时候看到了她明亮的双眸,然后就用自己的奖学金买了一个差不多的,没有什么其他想法,就是想送给她。 填完志愿之后,周周回到了妈妈身边,万里之外的城市,从此,他们再没有见过面。

      如今是大二的暑假,周周妈妈要去户籍所在地办点事,周周也就有机会回老家,她去了当年的学校,学校有扩建,但是校门口,还是原来的样子。当年邹岩送给她玻璃娃娃的片段,还有那一声铿锵有力的再见,仿若昨天。

      周周是在市里转悠了三家健身房后,在第四家健身房里跟邹岩擦肩而过的。

      “周周,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是老九,在这里当健身教练”一个有八块腹肌的男子朝着周周走过来,介绍自己。

      “你认识我?”周周有些差异又有点惊喜。

      “高三的时候,我跟你一样半路插班,只比你早到了一天。”老九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。

      “这样啊,大概是当时太忙了,都没有注意过你,挺不好意思的。”周周笑着说,然后周周的电话响了,周周点头示意然后去接电话。

      “嗨!老九,又有会员啦?”邹岩脖子里搭着一条毛巾朝这边走来,跟老九打招呼。

      “没有没有,是我高中同学,要走了吗?”老九笑着应邹岩。

      “嗯,要走了,回见啊!”

      “拜拜!”

      老九和邹岩相互道完别,周周刚好接完电话。

      “老九,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     “周周,我能你微信吗?”

        “嗯,好啊”

        加完微信周周就离开了,跟妈妈一块办完事情,吃完饭回到宾馆,已是晚上了。躺在床上,看了几页小说就困了,关了灯又睡不着,打开微信,恰好看到老九半小时前发的朋友圈,照片里有一张女生的脸,特别熟悉,想了想,是周周在健身房里接电话的时候被人碰了一下,周周回头看了一眼,就是她,而旁边的一张脸,周周一眼就认出来了,邹岩。这是毕业后周周第一次见到邹岩,虽然只是照片里,但那个跟自己做了一个多月同桌的人,给自己送过玻璃娃娃的人,周周是不会认错的。

      周周从钱袋上取下玻璃娃娃,捧在手里静静地注视着它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,手里还捏着玻璃娃娃,这么些年,周周的钱包换了好几个,可挂饰一直都是它。周周自己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有着多少期待,这些年没有很想念,也没有不想念,只是一旦有人向自己示好,她就会想起邹岩。

    可是,当昨晚看到老九的朋友圈里,挽着邹岩胳膊的那双手时,周周就明了,有些故事,不管有没有期待,都不会有结局。

周周漫无目的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残存的骄傲,在墨色的天空里若隐若现,有些岁月,有些人,有些故事,占据了整个回忆的城池。 荏苒间,几度春秋,几度冬夏,原来这个城市也挺美的,当年竟然没有细看。 多年以后,再看这街头,看行人,看远方的山与树,故土依旧美,可最熟悉的感觉也只有陌生。  那些埋在心里的年华,终究成了被时光轴碾碎的褶皱,故事讲到最后,里面的人们大都各自天涯。   

      明天周周就要离开了,晚上她和妈妈去学校门口一家小店吃了晚饭,宾馆离学校不远,母女俩边走边聊天。

      乡下的夜空很美,空气流通好,格外凉爽,空气月亮也亮,清凉凉的月光泻在冷冷的树叶上,只一阵微风,周周竟然打了个颤。已经不记得,有多久,没到过这里了,今天也只是路过,毕竟明天就要走了,一想到这里,有一股东西从胸腔中莫名的地方涌上喉咙,像是突然间得了慢性咽炎。

      躺在床上的周周有些疲惫,那仿若发在千百年前的故事,突然得在眼前呈现……所有情节安然无样,细节塑造毫发无伤,而如今,只有记忆的片断在有些成熟的感动中静静倘徉。

      周周从来不知道,邹岩当时送自己玻璃娃娃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,到底是那一年的邹岩,随手给自己写了一段故事,还是那段故事塑造了周周记忆中的邹岩,周周也不知道。 只知道,那一段记忆流光,染指间,成熟了自己的华年,并衍生出一堆堆的忆念。        可静好岁月,又能永葆住谁的明天…明耀阳光,素写的侧脸……转眼已是多年。曾有过的只言片语,还有一切不再清晰的剪影仿若月光下的何塘……渐行渐远那孤独的背影…眼神中是不是也渗露了些许忧郁,没有人知道。当年转身说再见的邹岩,留给周周的,除了玻璃娃娃,只有干净的没有表情的侧脸,在后来那些安然无恙的岁月里,每每划过周周眼前,都像极了一阵风,迅速飘离…… 

      周周将跟随自己多年的玻璃娃娃放在了在候机室里,在心里说了一句再见……



作者:棋落格
链接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28b055b82a6a
來源:简书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